35家上市银行不良率最新排行:七成下降,首尾相差5.66%

随着上市公司年报进入密集披露期,银行业的期末“大考”成绩单也迎来市场的检阅。

外部环境错综复杂,国内经济持续承压,银行业的资产质量是否经受住了考验?这个答案已经可以从上市银行交出的年度成绩单中发现端倪。

202004tbyxe

近期,标点财经研究院联合《投资时报》对A股和H股已发布2019年业绩报告的35家上市银行进行了梳理分析(截至4月5日),并按不良贷款率这一指标由高至低排名。从统计结果来看,全国性银行的资产质量相对较佳,五家不良率高于2%的银行全部为城商行,依次是锦州银行(0416.HK)、甘肃银行(2139.HK)、郑州银行(002936.SZ)、江西银行(1916.HK)、中原银行(1216.HK)。而从同比变化来看,24家上市银行的不良率相比2018年末有所下降,占比69%。

华西证券(002926.SZ)研究报告认为,2019年业绩整体略高于其预期,主要是资产质量好于预期下信用成本没有明显提升。展望2020年,行业面临息差回落压力、经济压力下信贷需求回落以及信用风险提升等负面影响,其预计行业整体利润增速将开始回落,但同时降准以及后续存款利率调整可以部分对冲上述负面影响。

202004t80t2

不良率首尾相差5.66个百分点

根据中国银保监会公布的数据,2019年四季度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为1.86%,与上季末持平。而纳入统计的35家上市银行不良率平均值为1.72%,低于行业整体水平。

不过,上市银行内部分化却较为明显,不良率首尾相差高达5.66个百分点。

具体来看,排名最高的是锦州银行,去年末以6.52%的不良率遥遥领先同行;第二至五名依次是甘肃银行、郑州银行、江西银行、中原银行,不良率分别为2.45%、2.37%、2.26%、2.23%。此外,哈尔滨银行(6138.HK)和天津银行(1578.HK)不良率分别为1.99%和1.96%,也高于1.86%的商业银行整体水平。可以看出,上述七家不良率高企的银行均是城商行。

其他28家银行中,除了晋商银行(2558.HK)的不良率为1.86%外,27家都低于行业整体水平。资产质量最优的是邮储银行(601658.SH)和泸州银行(1983.HK),分别为0.86%、0.94%,均在1%以下;其后依次是招商银行(600036.SH)、贵州银行(6199.HK)、无锡银行(600908.SH)、长沙银行(601577.SH)、渝农商行(601077.SH)、重庆银行(1963.HK),不良率均低于1.3%。

相比之下,全国性银行的资产质量更加稳定。六大国有行的不良率均在1.5%以下,其中不良率最高的是交通银行(601328.SH),为1.47%;最低的是邮储银行。

股份制银行方面,纳入统计的有6家,平安银行(000001.SZ)和中信银行(601998.SH)不良率最高,均为1.65%,紧随其后的是光大银行(601818.SH)和民生银行(600016.SH),均为1.56%;其中招商银行的不良率最低,为1.16%。

《投资时报》研究员还注意到,35家上市银行中,只有三家实现了不良率和不良贷款余额“双降”,分别是招商银行、农业银行(601288.SH)和江阴银行(002807.SZ)

24家银行资产质量改善

总体来看,上市银行的资产质量仍在向乐观的方向演变。统计结果显示,2019年末,35家上市银行中有24家不良率相比2018年末降低,占比69%,呈现出喜人的态势。

观察各家银行的同比变化,首当其冲的依然是锦州银行,不良率上涨1.53个百分点,为其中最高。其他银行同比增减均低于1个百分点,广州农商银行(1551.HK)、江西银行、天津银行、哈尔滨银行不良率分别增加0.46个百分点、0.36个百分点、0.32个百分点、0.26个百分点,增加值排在第二至五位。

在资产质量好转的银行中,江阴银行变化最为明显,不良率从2018年末的2.15%降至1.83%,下降了0.32个百分点,并已低于行业整体水平。排在其后的依次是九江银行(6190.HK)、中原银行、招商银行、民生银行,不良率分别下降0.28个百分点、0.21个百分点、0.2个百分点、0.2个百分点。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末,甘肃银行、郑州银行和中原银行不良率均同比上升0.5个百分点以上。而步入2019年,甘肃银行依旧没有起色,不良率上升0.16个百分点至2.45%。郑州银行不良率下降0.1个百分点至2.37%,中原银行下降0.21个百分点至2.23%,二者虽有所改善但不良率依旧保持在2%以上高位。

两家银行拨备覆盖率破红线

除了资产质量,各家银行抵补风险的能力如何?

拨备覆盖率是衡量商业银行贷款损失准备金计提是否充足的一个重要指标。2018年,拨备覆盖率监管要求由150%调整为120%—150%。

不过,拨备覆盖率也并非越高越好。虽然这一指标通常用来衡量银行业抵补风险能力强弱,但也有观点认为,拨备覆盖率过高有隐藏利润之嫌。

去年9月,财政部对《金融企业财务规则》进行了修订,形成了《金融企业财务规则(征求意见稿)》,为真实反映金融企业经营成果,防止金融企业利用准备金调节利润,约束金融机构为隐藏利润而过度抬高拨备覆盖率的行为,财政部明确提出“目前拨备覆盖率基本标准为150%,对于超过监管要求2倍以上,应视为存在隐藏利润的倾向”。

观察上述35家上市银行2019年末拨备覆盖率,由高到低排序,前五名依次是招商银行、邮储银行、渝农商行、泸州银行、贵州银行,分别为426.78%、389.45%、380.31%、349.78%、324.95%。

而一些不良率偏高的银行,拨备覆盖率则明显偏低,资产质量更加堪忧。拨备覆盖率排名倒数的五家银行依次是锦州银行、甘肃银行、中原银行、哈尔滨银行、青岛银行(002948.SZ),该项指标分别为127.28%、135.87%、151.77%、152.50%、155.09%。可以看出,上述银行拨备覆盖率均在150%的监管红线附近徘徊,锦州银行和甘肃银行甚至已经跌破红线。

再从同比变化情况看,有九家银行拨备覆盖率有不同幅度的下滑,排名前三的是广州农商银行、浙商银行(601916.SH)、甘肃银行,分别减少68.55个百分点、49.57个百分点、33.6个百分点。

此外,26家银行拨备覆盖率同比上升,其中四家上升超过50个百分点,包括贵州银行、招商银行、重庆银行、无锡银行,该项指标分别增加90.43个百分点、68.6个百分点、53.96个百分点、53.42个百分点。

文中观点系作者自身观点,不代表消金界平台观点。

作者 | 汤巾 来源 | 投资时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