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诺、东风确认“离婚”,“三心二意”的结果?

170317126080

2020年4月14日,雷诺集团发布了在中国市场的全新战略。该战略基于两大支柱业务——电动汽车和轻型商用车。关于燃油乘用车,雷诺集团则宣布,已与东风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达成初步协议,将雷诺集团在东风雷诺汽车有限公司中所持有的股份转让给东风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东风雷诺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将停止开展与雷诺品牌相关业务活动。

与东风集团解除合资关系意味着,东风、雷诺,从此江湖是路人

其实今年以来,关于雷诺退出中国市场的传闻就一直没停止过。4月,据外媒报道,雷诺临时首席执行官克洛蒂尔德·德尔博斯表示,雷诺将推进一项降成本计划。其计划将在三年内削减至少20亿欧元的结构性成本,并对在中国合资公司的资产进行评估,探讨关闭工厂的可能性以控制成本。

今日的“离婚”消息,证实了此前媒体的猜测。

值得注意的是,雷诺虽然宣布与东风结束合资关系,但与其他合资公司的关系却维持原样

在东风雷诺解体之前,雷诺其实是在华拥有合资企业最多的外国车企。雷诺在华一共拥有4家合资公司,除了东风雷诺,还有易捷特新能源汽车公司、华晨雷诺金杯汽车有限公司,以及去年与江铃集团成立的新能源合资公司。

有人认为,在新能源布局上面,雷诺放弃业务聚焦的合资方—东风集团,转向规模和实力都相对处于下风的江铃集团,是导致这次“婚姻关系”解除的最直接原因。

“三心二意”的结果?

在中国市场,雷诺近几年的销量都不尽人意。

根据2019年的销售数据显示,在2019年全年,雷诺在中国市场累计完成销量18万辆,相比于2018年的21.7万辆同比下跌17.1%。需要特别说明的是,雷诺在中国市场完成的18万辆的销量中,还包括了金杯(多数是商用车)的销量。真正悬挂雷诺车标的车型在2019年仅完成销量1.85万辆,同比下降63.1%,平均月销量不过1500辆

对于拥有三款SUV和一款电动车的东风雷诺而言,这样的销量显然不足以继续支撑生产线的正常运行。

对于入华较晚的雷诺而言,他们不仅迫切地需要扩大在中国的投入,更迫切地需要找到一个“超车”的机遇改变在华的尴尬现状。

然而,在主业尚且打不开局面的背景下,雷诺依旧选择在2019年7月牵手第四个合作伙伴江铃新能源。那一次的合资,某种程度上也将雷诺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没有俯下身去倾听市场真正的声音,过度分散自己在中国市场的资源,导致业务不聚焦,无法形成合力”是部分业内人士不看好此合资项目的主要原因。

他们太自以为是了。”在接受汽车产经采访时,一位东风雷诺内部人士这样评价雷诺集团。话语中流露出的意思是,法国企业正为他们的傲慢付出代价

如今,疫情可以说是压倒东风雷诺的最后一根稻草。雷诺已宣布无限期关闭了除韩国以外的所有工厂,为了控制成本,关闭中国的工厂也是必要的举措。

全球市场亦陷入困境

根据雷诺汽车的财报数据显示,在2019年,雷诺汽车年营业收入为555.37亿欧元,同比下滑3.3%。营业利润为21亿欧元,同比下滑30%。

至于净利润,2019年雷诺汽车仅仅为1900万欧元,相比于2018年的35亿欧元暴跌99%。这也是近十年来雷诺汽车的首次亏损。

在这种财务状况下,加上疫情影响,雷诺集团已决定采取取消股息发放措施。4月9日,雷诺集团表示,集团董事会已投票决定取消2019年公司股息发放,因新型冠状病毒危机高管层将集体降薪。雷诺集团的董事长和首席执行官将降薪25%,雷诺其他董事会成员将在2020财年削减25%的出席费。

其实,雷诺汽车亏损的原因,离不开日产汽车的巨额亏损。雷诺作为与日产相互持股的日产最大股东,自1999年收购日产以来,日产汽车在全球的销量以及利润就成为了雷诺最大的利润来源。

在2019年全年,日产汽车营收为7.5万亿日元,同比下滑12.5%。营业利润543亿日元,同比下滑82.7%。在2019年日产汽车遭遇到销量危机的时候,雷诺的巨额亏损也就在意料之中。

从某种角度上来看,雷诺和日产正在遭遇的亏损,也是卡洛斯·戈恩案爆发之后的延续

其实,科雷傲与科雷嘉等几款车型在初入中国市场时,得益于与日产的亲密关系,这些车型在生产成本上都颇具优势。而在戈恩以及中国市场管理人的领导下,他们的对外形象也都显现出个性、运动、小资的特点。

如今,只在留下电动车业务的雷诺,它在中国的未来会好吗?现在下定论可能还为时过早,但对于一家欧洲百年车企而言,相比其它的车企,它确实在这个全世界最大的汽车市场错过了太多的机会。对于其未来发展,我们表示担忧。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汽车产经(ID:autoreport),作者:梁秋梦

评论

功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