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rDAO基金会拟在两年后解散,新社区治理框架透露哪些信息?

e1c43a0b8fff53f768a5a4350b038c48_1586242601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Maker 基金会已经透露他们计划在未来两年内将其管理权移交给社区,并且在本周一(4月6日)发布了最新的、基于社区治理范式的初稿。

在4月2日召开的“治理与风险”会议上,MakerDAO 创始人卢恩·克里斯滕森(Rune Christensen)概述了一个可自我维持的去中心化自治组织(DAO)的设想框架。

根据卢恩·克里斯滕森的说法,从长远来看,Maker 生态系统目前对基金会的依赖是不可持续的。

3月12日“黑色星期四”当天,ETH 价格在24小时内30%的急剧下跌和燃料费激增导致的网络拥堵,给 Maker 协议、社区、基金会以及整个以太坊 DeFi 系统带来了巨大考验,结果导致部分看护机以 0 Dai 的价格拍得了多批50 ETH 的抵押品(共计450万美金)。

链得得注:看护机是 Maker 系统关键的一部分,一般为自动的清算软件或者人工做市商,维护 Dai 系统的健康和稳定,Maker 基金会希望并鼓励更多的看护机在近期参与抵押品拍卖。

在 ETH 价格下跌期间,以太坊网络拥堵导致 Maker 预言机喂价发生延迟,虽然这是预期之外的延迟,但在客观上给了很多用户时间补充抵押不足资产和偿还债务的时间,避免了清算。最终 Maker 基金会将赤字转换为Maker 协议的系统债务,并启动了债务拍卖。

正是因为这件事,让卢恩·克里斯滕森认为 Maker 基金会必须要加快解散,并将风险管理能力转移给社区。

目前,拟议的自治 DAO 框架包含三个关键元素:

1、当选付费贡献者和域团队;

2、Maker改进提案(Maker Improvement Proposals);

3、投票代表。

为了启动放权过程,Maker 基金会已经起草了一套初步建议,其中对核心治理结构和附带相关流程进行概述,该建议草案于4月6日正式发布,之后社区可以对进行投票并提出新的建议、或是提出其他替代流程。

卢恩·克里斯滕森表示,Maker 基金会可能需要花费数年时间才能完全解散,而在此之前,该基金会将促进并监督相关治理设计和知识转移过程,确保最终放权后不会对系统性能产生负面影响。

1、当选付费贡献者将确保系统稳定运行

MakerDAO 最新的、基于社区的治理系统,将支持当选付费贡献者(EPC)和域团队(domain teams),他们将充当这个 Maker 生态系统的“公共服务员”(public servants)——当然我们也可以称之为“公务员”,这些“公务员”会为社区提供从安全维护到协议长期开发等专业知识,有一个专门的协议会用于付费贡献者选举,并为他们提供报酬。

域团队其实是当选付费贡献者的一个子集,他们将根据自己的专业对某些流程拥有特殊权限。举个例子,风险域团队会对风险管理流程拥有权限,而且会在社区对提案进行表决之前对相关提案进行健全性检查。

按照卢恩·克里斯滕森的说法,风险管理是 Maker 生态系统中最关键的工作,另外一些其他工作其实可以委托给当选付费贡献者,这些工作包括市场营销、人力资源和法律研究等,但是在正式委托工作之前,社区必须通过正式提案来决定当选付费贡献者的具体结构和工作职责。

卢恩·克里斯滕森特别强调了一点,也是至关重要的一点,即在 Maker 基金会完全解散之前,他们会先将基金会的技术知识转让给当选付费贡献者。

2、Maker改进提案和政治化问题

在设计了许多其他去中心化社区之后,Maker 基金会提议使用 Maker 改进提案(MIP)作为决定和修订系统治理范式的正式流程,Maker 改进提案将会为系统的日常运转提供支持,包括总体治理设计、工程设计等。

卢恩·克里斯滕森透露,由于 Maker 社区需要对所有流程的初始设计达成共识,因此在短期内 Maker 改进提案将会显得特别重要。以风险管理为例,首先需要将相关的 Maker 改进提案放置到位,然后再由负责的域团队介入并建立风险结构。

在初始阶段,Maker 基金会将发布13个 Maker改进提案,并且会将其提供给社区进行审查。据链得得了解,这些Maker改进提案已经发布,内容覆盖了整个核心治理框架、以及附带工作流程等,具体如下:

MIP0 是其中的首个提案,规定了 MIP 的框架;MIP1 至 MIP5 关注核心治理,定义了关键的治理结构、长期治理的流程以及如何组织执行投票;MIP6 至 MIP12 与抵押品引入流程相关,基于独立的由社区创建的抵押品引入文档,这些提案提供了一个端到端的框架以规模化抵押品引入流程。此外,Maker 基金会将会在 21 天后发起一个特殊的治理投票,届时 MakerDAO 的用户可以选择批准第 13 个 MIP,或将 MIP13 推迟一个月,以便进一步改进。

对于 MakerDAO 而言,这里有一个“前车之鉴”需要关注,就是以太坊,因为以太坊社区因为 ProgPoW 算法引发了严重的社区政治化问题。此前,以太坊社区一些成员提出 ProgPoW 共识算法,旨在通过最大限度降低 ASIC 芯片优势抵抗 ASIC 矿机挖矿。2019年3月,ProgPoW 提案被暂时同意并进入审查阶段,但之后却“销声匿迹”了。2020年2月,多位以太坊社区成员签署请愿书,反对投产 ProgPoW,他们认为实施这个算法将会干扰以太坊2.0扩容,因为以太坊2.0将从基于挖矿的工作量证明(PoW)算法迁移到摒弃挖矿的权益证明(PoS)算法。至此,以太坊社区政治化矛盾激化。

对于潜在的社区政治化问题,卢恩·克里斯滕森辩称,这个问题是不可避免的,Maker 社区必须使用系统“制衡机制”避免出现类似以太坊的两极分化极端情况,他解释说:

“如果 Maker 成为全球参与者,将不可避免地会发生许多公众人物相互争夺社区资源的政治势力,甚至引发政治代理战争(political proxy wars)。事实上,这种情况可能会经常发生,所以我们需要有一个足够弹性的系统来处理这些非最佳行为。”

卢恩·克里斯滕森认为,Maker 改进提案与其他类似的区块链提案——比如以太坊改进提案(EIP)和比特币改进提案(BIP)有所不同,他们之间的主要区别在于,Maker 改进提案对于组织和结构更加重视,而以太坊改进提案(EIP)和比特币改进提案(BIP)几乎完全专注于技术实施。不仅如此,Maker 改进提案更是把提案重心放在了治理流程标准化上。卢恩·克里斯滕森强调说,早期阶段关注治理可以更好地缓解后续可能出现的政治化问题,并且也能从一开始就给社区注入重视组织和结构的思想,引导他们创建一个建设性的政治气氛。

卢恩·克里斯滕森解释说:

“对于以太坊改进提案来说,政治化的确是整个社区需要面对的一个问题,因为以太坊从一开始并没有考虑社区治理方面的问题。但 Maker 不一样,我们从一开始就对社区治理给出了定义性概念。”

3、投票代表就像Maker新治理制度下的“政客”

如果说当选付费贡献者是 Maker 生态系统的“公务员”,那么投票代表(vote delegates)就像是 Maker 新治理制度下的“政客”,社区成员会把自己的 MKR 授权给投票代表,然后由他们代表社区成员作出决定。

投票代表可以自我确定,也可以由选民独立投票选出。卢恩·克里斯滕森认为,投票代表的角色对于确保社区有效控制 Maker 改进提案和当选付费贡献者至关重要,他最后总结说:

“投票代表充当了投票与公众讨论之间的桥梁,最终使治理进入一个健康状态。在这种状态下,每一个决策都是根据公共参与、并理性做出的。”

【本文作者 Yilun Cheng,来源The Block;原文标题:Maker Foundation reveals its design for a self-governing DAO to replace its role in the ecosystem;译者:Shark】

评论

功能体验